岛与树的向往

因为希望,我们都活了下来。但愿希望的曙光照向你,再反射给我们。

2014年10月11日星期六

言简意骸。

1. 简讯
你发的早安
标着【凌晨5.43】
抱歉
那时侯那时候我
还没醒


2. 儿时回忆
被岁月烧过的枯草
大幅度且迅速地
返青


3. 希望
把洗好的被单
晒干了
漆黑的夜里
我拥抱着阳光的味道
入眠


4. 黑名单
像疤痕一样无法磨灭
名誉宣布破产后
重来的机会



5. 渗透
装饰标签的误解
终于穿越瓶身
化作成份


6. 唇
使空气振动
再撞击耳膜
比不上
让你的心
为我跳动


2014年10月8日星期三

哭泣的豬肉湯 2

那一天以後的某次,大嬸再一次給我加了蛋。
付錢的時候 我硬是 多給了一令吉。
她一臉困惑,然後我説,
「你就當下次多給我些魚片。」
她輕笑著 轉過身。

今天,魚肉又是賣光之下 我點了豬肉,
她把那天的一塊錢 找還回來了不止,
整碗的豬肉湯 憑生多了半碗的料。

大嬸這開檔做生意 到底是交朋友麽?
離開前經過她檔口,我把五角錢留在了她托盤里。

2014年10月1日星期三

哭泣的豬肉湯

離家頗近 有家茶餐室,午餐大都這裡解決。不知不覺,這裡累積的人情味很滿。

一個多月前 經濟飯攤的台灣大姐,我漏了一天沒來,結果隔天開始 就再沒看到她。 她平時待我特好,滿滿的四樣菜 常常只算我四塊錢,我也常和背井離鄉的她多聊幾句。 替補的伙計說她沒做了,而我一直對沒能道別 感到耿耿於懷────結果她一個月後回來,說是回鄉了,x那亂答話的伙計。

這段時間裡 另一個大嬸的檔子 某一天也忽然消失了,隔了幾天才烏龍發現 它其實只是換到了前面的位子。

一開始光顧這大嬸的攤子,是在自己某一次大病的時候。當時我氣若游絲地告訴她,不要油。結果包好的時候上面一層厚厚的油層,告訴她,不是說了不要油嗎,她回說,沒油不好吃,我生病的脾氣都快犯了,一塊臉立刻沉下來。但非常大的一包食物,讓她重做 看著浪費,我也就屈就 收下了。結果她少收了我一塊錢────不過回到家發現 不管是魚片還是粉面 她給得是著實重本。接著偶爾在茶餐室 看她生意比較靜,就去幫襯了幾次魚片湯────她的幹撈粉真心吃不太下去。才吃著幾次,就有點熟了。

一開始去她攤子問魚片湯的時候 她都說「魚片沒買到」,次數多到她自己可能都有點不好意思了。最近幾次 看自己把她都逼到多尷尬了的份上,就折衷點豬肉湯。剛才也是。

「安娣,那給我豬肉粉的料,不要粉,四塊錢就好。」
我回到座位吃剩下的經濟飯,她走過來問我,
「你要不要吃蛋,安娣加個蛋給你?」
我說好。
結果她給我加了個蛋,卻只收了我三塊。

結果我一邊吃一邊哭,也不知道是在哭生活中的渺小與無力,還是哭這肉湯裡的暖意與溫情, 拼命地蘸辣椒 再拼命地哭,邊拼命地哭 再邊拼命地笑,不知道這面容 在旁座的人眼裡 是有多扭曲。

現在忽然發現,看過我哭最多次的,誰也不是,而是食物。
吃東西,還真是莫名感動的一件事。

這是第一次在文章裡對自己用「哭」字,也算是給自己推倒一堵紙牆。
只是,我不要哭完就好,我要哭完 變得更好。

2014年9月8日星期一

從課上的《言論自由》

前幾個星期,讓學生針對 《(網絡)言論自由》 思考 然後發表,
學生認爲,「(對社會)不好、不重要或沒有價值的言論,限制或禁止也應該、無可厚非」,
語氣里大有一種理所當然。

等她説完,我問她,「什麽是好的?」
她愣了愣,一時搭不上話來。
「什麽又是不好的?什麽是有價值的?什麽又是沒有價值的?」我跟著再問。

過程中 她回過神來,東拉西湊 還是捉出了幾個『她的』原則。
最後,「這些標準由誰決定?」

我接著提了希特勒。一個她曾經特別感興趣、非常熟悉的…狂熱分子。
作爲一個非史學家,我們不深入討論他爲之留名的『罪行』和導因;
我和她早前達到的共識是,希特勒是一個極端着迷于自己的價值觀的狂熱分子。
他一系列所有泯滅人性的舉動,鏟除異己,都在建築他深信爲『理想』的社會秩序;
他發了瘋地堅信,不符合這些『理想』的東西,都不值得存在,可以被消滅。
他可能是歷史上最有『魄力』去構築『理想』與『正義』的人。
但最後釀成了遺臭萬年的悲劇,這卻是爲什麽?

「專制。」我説。
把自己視爲真理的價值觀,强套在社會身上,而合不上模的,一概殲滅。

「你覺得這點 和你認爲『不好、不值得的想法就不應該存在』的想法 有沒有一點類似?」
她臉色閃過一瞬間的惶恐;
她被自己沒察覺到的專制嚇到了。
「我……我沒有想到我有那麼樣的專制…」
而我,也冷不防被嚇到了,被她的惶然失措,
被她覺得自己有點恐怖的情緒。

我強鎮定下來,告訴她,
這很正常。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份專制。都很大。很大;
有些可能隨著時間越發膨脹,有些日漸縮小。
我們都擁有自己認爲對的、錯的、好的、壞的,崇仰的、輕蔑的,愛恨喜惡,喜怒哀樂等等等等,
我們遵循著這些價值觀行動,做每一件事,
別人所悖離我們價值準繩的行爲,我們下意識給它『這樣不對』、『不好』或『不是最善』的評斷,
這些『專制』,是可以的,是正常的,是……美麗的。
它原來有個名字,叫『堅持』。
你可以始終義憤 怎樣的人性絕對可笑不堪,我可以冷眼 這樣的態度立場如何偏激,
同樣,他也可以笑看我的中庸,不過是怎樣地在「理性」之名底下 行「雙重標準」之實。
我們都可以『專制』地『堅持』,心中維持的生活哲學、人生理念。
不管有理據的、莫須有的,理性的、衝動的,還是主觀、客觀的……
我們都可以 盡情地 號召、宣揚,帶著優越感 承傳它們,
這樣,甚至無可避免地 踩在其他人待爲真理的價值觀上面,
但這些,都是可以的。
這些,都是美麗的,碰撞。

從堅持 來到專制的藩籬,
不過是追逐 翻過了一道叫『平等』的矮墻
——多彩變成單色,美麗輾轉荒蕪。
我們的『堅持』都是無過的,
但所以也要讓所有的「我們」 都有這樣堅持的 平等的權力。
你的堅持也許是真理中的真理,
但你也要讓所有的人擁有 選擇僞真理的權力。
希望 一個擁抱你的堅持 的世界,
你可以賣力地把自己的真理越擦越亮,讓他人自行來追隨,
但你不能把別人的假道理 從擂臺上 直接拖進黑暗里 淹沒。
很多時候 你可能發現,
擂臺上的對面,你的『堅持』面前,立著的卻是一大群人 甚至一整個社會的意志,他們的『堅持』。
你可以選擇「附和、爲伍」,你更可以繼續『堅持』,
你甚至還可以選擇 物以類聚,「換個社會、環境生存」。
但別爲了『堅持』 翻越那『民主』給我們築的墻。
承認競爭,相信競爭,尊重競爭,
承認擂臺競爭的結果、承認社會的選擇,
承認 真理沉默的可能。
最强的不一定留下,留下的便是最强的——『適』者生存。
最重要,你要有信念(如果你想)
「擂臺上自强不息,時間最後會流向 你所堅持。」
——改撰。(怎麽可能是我的原文)

2014年6月5日星期四

Gratitude

过了今天,课也算告一段落,开着车 脑袋自然回放着这阵子发生的人 事 物,不禁由衷感到幸运起来。对他所有的安排与眷顾,不对,溺爱,我开始有说不出的感恩。
眼前这个人,和过去差距真的好大。

以前常常为了一种感性的追求或正能量的囫囵吞枣,书(编)写和放大内心的对话;现在对感性和正能量漫不经心,却被那份由衷的感恩之情 不时扑倒。
以前老觉得,在身边拥有的事物当中,自己真正在乎、想要的东西是一件没有,于是自卑,于是怨怼生活。现在,眼睛不再狭隘地盯紧自己(此刻)所想所要的,对生活不时捎来的礼物 却立刻变得敏感起来。
于是了解到,这样的人生,是何等的厚爱。

他总给你安排一些刚好的挫折,刚好的痛楚,刚好地让你能把自己拾起,却又刚好地能把故事学会。
他也总给你安排一些刚好的起伏,刚好的坠落,刚好地让你在触底前反弹,却又刚好地充分自省和回想。
但他对你的溺爱,也给你安排了一些刚好的迷宫,刚好的错综,刚好地让你在受困当中把方向看清,却又刚好地留了一个全身而出的出口。
他还给你安排一些刚好的冲击,刚好的惊慌,刚好地给你一记棒喝,却又刚好地毫发无伤醒来。
最令人无法释怀的是,他如何在复杂喧嚣的世界里,刚好地安插一些刚好的人物,刚好地微笑、刚好地伸手、刚好地陪伴、刚好地拥抱……刚好地让你在混沌的世界感受到它的纯净 维持着你的信念。
而现在缺的,还有一丛刚好的荆棘和身后一只刚好的猛虎,给我刚好的阻挠、刚好的冲刺、刚好的磨练。
我继续期待他 不偏不倚的厚爱。

其实,素不谦虚的我自觉,善待我的人生 是我诚恳待人的馈酬。但我不圆滑,我棱角满布,我白眼频翻,我不需要八面玲珑、四留退路,在生活里一样左右逢源。只看你认清自己 生活里要留住的是谁。

毫不用力 却泉涌不断的力量,让我感到富有。

2014年5月15日星期四

定罪

(写于2007年)


红心女王要审犯。

Joker嬉皮笑脸地翻了几个筋斗,滑行到女王面前做了险些摔跤的动作,单膝跪下手里变出一朵花,像演说般开讲:“我天天带给人群欢乐,为何要治我罪?”
红心女王伸出食指:“你无论心中喜怒哀乐都笑脸迎人,让人疏于防范!你为了观众的打赏,隐藏真正想法,一年四季咧嘴笑!”
Joker无比夸张的笑脸即时僵住。
“虚伪罪!”红心女王说:“斩首!”

Joker被纸牌侍卫拉走。
丑陋女公爵急促步入大殿。她叉着腰,拉开大嗓门:“我无罪!你以貌取人!样貌丑陋不等同内心丑恶!”
红心女王说:“相貌不堪就该有纯朴性情!你看看你,蛮横无礼,爱权贪钱!啧啧啧,竟然用金丝做衣饰,银丝做头饰!”
丑陋女公爵不服气:“我居身上流社会!凭什么指责我不可以穿金戴银!”
“你的财富应当派给难民!爱慕虚荣罪!”红心女王说:“斩首!”

丑陋女公爵一边拉起裙脚一边甩开纸牌侍卫:“拿开你的脏手!我自己会走!”
爱丽丝如痴如醉地踮起脚尖旋转。
“停!停!”红心女王揉着太阳穴喝令。
爱丽丝茫然地停下。半晌,她才开口:“我是发梦才来到这里,你无权判我罪……”
“发梦?为什么不做有意义的事?光天化日在树下睡觉?”红心女王皱眉。
“哎呀……”爱丽丝甜甜一笑:“人需要睡眠嘛……慵懒的午后最适合做梦呢……”爱丽丝打了一个呵欠。
“一辈子就这样被你睡去一半!整天做梦,不切实际!”红心女王的眉结可以夹死一只苍蝇:“既然那么喜欢醉生梦死,我就成全你吧!”
“斩首!”

爱丽丝旋转着跳出大殿。
海龟先生缓慢地沿着红色地毯往前爬。
红心女王等得不耐烦,转向身边的纸牌女仆:“去,去把他捡过来!”
四脚忽然腾空的海龟先生有畏高症。他把头和脚缩进壳里。
“喂!”红心女王用权杖敲他的壳:“你不要为自己辩解吗?”
海龟先生默不作声。
红心女王摇摇头:“逃避问题!一叶蔽目!懦夫!视而不见难道问题就会不见?不敢正视问题的胆小鬼!我可以命人敲碎你的壳再将你斩首!我告诉你,你理应改变无法接受的,接受无法改变的!好,给你一个优惠,答对就赦免你!”
“听好了――被斩首是无法接受的还是无法改变的!哈哈哈!一二三,时间到!”
海龟先生保持沉默。
“无药可救,”红心女王说:“斩首!”

三月兔匆匆忙忙地蹦跳入大殿,嘴里喃喃念着:“糟了糟了,要迟到了……”沿途撞飞了纸牌侍卫手中的海龟先生。
红心女王火冒三丈:“你知不知道叫人苦等有多难熬!浪费大家的时间,又破坏别人的心情!”
三月兔装得理直气壮:“三秒罢了。”
红心女王不改严肃面容:“迟一小时是迟,迟三秒也是迟!”
“只是三秒!”三月兔哭喊着:“我只不过迟到三秒!”
“毫无悔意,不可轻饶,”红心女王说:“斩首!”

红心女王回到寝宫,得意地望进镜子:“我处死了五个犯人!从此我的国度少了五个罪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红心女王笑弯了腰。笑完后,她满意地望了镜中的自己一眼。
岂料镜中的红心女王嘴唇微张,冷冷地说:“你用死刑解决,有什么好自豪的。”
红心女王愣住。
镜中的红心女王又说:“你何尝不是残忍的暴君。”
红心女王张大嘴。
“既然这么喜欢斩首,”镜中的红心女王嘴角飘过一抹阴笑,“那就连自己的头也砍了吧。”

卡嚓。

少年赌神基路亚又要练习了。他拿起桌上那副专用牌。
“重量不对,”他说。
扑克牌“刷”一声以完美弧形散开。基路亚瞟了一眼:“红心Q不见了。”
他没劲地跌坐在滚动椅上,发呆了三分钟,“还是先梳洗吧。“
他走进浴室。
被剪成一半的红心Q躺在镜前的洗手盆里。



2014年5月13日星期二

极限篇

(写于2007年)


1.绝望

山谷没有蜜蜂
红丝带不等于生命延续
棺木已不属于僵尸
燃烧不出灰烬
黑洞没有尽头
我看不见光
永夜告别晨曦

闪光灯转焦
流星陨落海底



2.背叛

我大概只能是狐狸如果
我是玫瑰
就没有小王子
只有王子
于是我变成哑巴孤女

因为你的谎言我
化成泡沫

人鱼应该回归大海的
如果时间沙漏倒流我相信我会
将你变成标本版屈原
再用毒蛇自行了结
在大殿的冰箱内



3.仇恨

锁匙插入锁孔
转动
一只眼睛
两片隐性眼镜
肥肉横溢
屠刀不客气地锋利
一字马
板制的舞台
没有地平线
惊叹号出现
问号和省略号凑热闹
不枉此生
自找
都是自找

圆圈(报应)
扁形(开心)